而多年来,却也只是听说过有龙的存在,并未真正见过真身。

  只见吕如天二话不说,将那些水珠小心收起,分给苏元山二人。

  “今后若是受伤,只需将龙涎敷在伤口处,便能快速恢复,我看这里很有可能就是当年傲风消失的地方。”

  “那龙弦究竟在哪?”荀萱疑惑。

  吕如天沉吟道:“这地方这么大,除了动用精神力量别无他法,苏兄,你觉得呢?”

  “只能如此了。”苏元山默然一语,释放精神力量,向着四周扩散出去。

  感受到如此庞大的精神力量,吕如天和荀萱两人面面相觑了下,皆是为之一惊,然后释放精神力开始寻觅。

  只是这才刚开始,苏元山脸色刹那间凝重不已,沉声道:“二位长老,你们先走,苏某强敌来了。”

  此话一出,吕如天荀萱二人皆是一惊,向着远处隐蔽的地方躲去,没过一会儿,一股狂风呼啸而来,紧接着一道身影出现三人面前。

  “这是什么人,好生厉害。”密林处,荀萱见到来人,心神大惊。

  就算还没看到来人出手,这一身散发出来的杀意完全可以用恐怖来说。

  “冷渊,此子从万骨灵山逃离出来,已经灭了赤风域好几座城了。”吕如天沉重道。

  “他就是冷渊?”

  荀萱玉容一惊,“我听说当年苏兄曾经和冷渊恶鬼有过一战,将二人击败,只是看今天冷渊的气势,完全不像寻常的轮回高手,难道苏兄这次真的要死在他手上了吗。”

  吕如天神色凝重,喃喃道:“刚才苏兄如此可怕的精神力量,绝不是寻常轮回境做得到的,或许真能与冷渊硬抗也说不定,只能静观其变了。”

  两人低声细语,站在苏元山面前的,可不就是骷髅冷渊。

  “苏元山,想不到我会追到这里来吧。”骷髅冷渊语气冰冷,一身血肉微微扭动,露出狰狞笑容。

  “前辈如此穷追不舍,看来今日苏某不真正与前辈大战,是不会善罢甘休了。”

  “早知如此,岂不省事太多,让我痛痛快快的打败你,了结我最后残生!”洪亮声音响彻大地,骷髅冷渊气血翻腾,一身九阶后期巅峰实力尽显无疑,令得远处吕如天和荀萱两人心神剧颤。

  “这实力我只在太上长老身上见过,苏长老这下糟了。”荀萱心急如焚。

  秘境充满未知凶险,有苏元山在自然是好事,然而现在糟糕的是,苏元山不仅有可能被杀,连他们两个都可能躲不过这一浩劫。

  轮回九阶后期巅峰,放眼整个赤风域,除了那些洞虚境强者之外,又有几个人能踏入轮回境顶阶巅峰级别。

  何况冷渊还是早已成名的高手,绝不是一般顶阶巅峰能够相提并论的。

  正当荀萱焦急万分之际,远处苏元山和骷髅冷渊已经激战得不可开交。

  一时灵威滚动,山河剧颤,骷髅冷渊大手一拍,身上所有骸骨全部肢解,化作一个个利器杀向对面。

  每一块骸骨都带着不可思议的力量,望着对面可怕的攻势,苏元山灵心一动,立马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,向着山峰顶上飞去。

  也就在这瞬息之间,数千道剑气在他周边萦绕而生,疯狂地激射而过。

  两股灵威激撞,声音响彻天地,看得远处荀萱和吕如天大吃一惊。

  “苏兄竟然也涨到了如此可怕的境界,难怪刚才对付那头树怪的时候毫不吃力。”荀萱喃喃一声,脸上尽是惊讶之情。

  “荀长老,秘境凶险多少未知,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吗?”

  吕如天一脸忧心之色,蓦然道:“我们两个一直在这也帮不上忙,倒不如在秘境外面接应苏兄。”

  “还是看情况吧,苏兄和冷渊实力相当,到时或许真有需要我们的时候。”荀萱娇声道。

  而上空激烈的战斗依旧没有停止,两大顶阶巅峰级别实力碰撞,早已将附近的山峰震得山石滚滚坠落,再看骷髅冷渊,所有骸骨全部重新凝聚,裹挟强大灵威攻击过来,双方一连激斗数百个回合,竟都没能分出胜负。

  眼见骷髅冷渊气势越来越是汹涌,苏元山咬紧牙关,挥出七道剑气,毅然与之对决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