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榆木方桌上,摆放着几杯茶,一盆干果。今日蒋文浩再次拜访,唯一不同的是,多了乌头作为同伴。

????“白二爷,您是否再考虑考虑?那块地就让给在下?”蒋文浩依然表情诚恳,而乌头的笑容就带着一丝桀骜,斜眼盯着秦白的反应。

????秦白点点头,回答的很干脆:“那好。今日我就会安排好,你们的人明日就能入场。”

????如此的干脆,让蒋文浩和乌头都有些意外。看了看秦白的表情,蒋文浩依然满脸堆笑:“白二爷,在下还有个不情之请。这些天手头不方便,那些银子……?”

????“呵呵。”笑了几声,秦白随口问道,“那啥时候能方便呢?”

????“也许几个月,也可能几年吧?这时日估摸不准。”蒋文浩的眼中带着一丝狡黠,而乌头则是毫不掩饰的不屑。

????“嗯嗯。”秦白表情未变,似乎根本没发觉他们俩脸上的表情,“既然如此,那就算成交情吧!恭贺蒋爷和乌爷插旗,远亲不如近邻,以后咱们两家需多走动走动!”

????突如其来的软弱,顿时让蒋文浩和乌头一脸愕然。

????……

????当蒋文浩和乌头走出门外,蒋文浩眉头微皱,若有所思。乌头却显得很兴奋:“蒋先生,那个白二都吹的没边了,可见了后就不过如此。

????蒋文浩不置可否的一笑:“乌头,别小瞧人。能在江湖上闯出名声,这白二总有些斤两。”

????“哼,再有斤两也能把他砸碎喽!”乌头哼笑,“这次咱背后可是扬州人。连盐帮都能挑翻了,难道还怕一个新出头的矿黑子?”

????“那就随你。”蒋文浩摇摇头,“事儿已经办完,我要去二爷那里禀告。离开的那几天安分点,别惹出什么麻烦。”

????“啰嗦。”乌头大摇大摆的向前走去。望着乌头的背影,蒋文浩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……

????……

????秦白拿着一块白布,细细的擦拭着新到手的日本武士刀。刚才的那一幕,似乎根本没影响到他的心情。他脸上带着微笑,直到李敢几人怒气冲冲的跑进来。

????“毛毛糙糙,地龙翻身了吗?”还没等李敢开口,秦白就笑骂。他明白李敢他们的心情,被蒋文浩当面打脸,光银子就损失了二千多两,根本就忍不下这口气。

????“二哥,乌头他昏头了吧?”果然,李敢直着脖子嚷道,“欺负到俺们勇胜头上?您就这样好说话?不用二哥你出手,俺带着俺的弟兄走一趟,保证送他一副棺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