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“当然不是。”

苏轻眉飞快地否认,白了他一眼。

皇甫晔刚露出狂喜的表情,听了这话,立刻像是个被戳破的皮球一样泄了气,没精打采地道:“你究竟想说什么。”

“我不想再带着阿宝这样飘泊下去了,我想要找个地方安定下来,不再过这种四海为家的日子了。”

苏轻眉缓缓道。

关于这个决定,她想了很久才做出来的。

的确是皇甫晔昨夜的那番话触动了她。

阿宝一天天长大,一天比一天懂事,但不管他们走到哪里,两个人始终都会被人指指点点,因为他是个没爹的孩子。

苏轻眉从来不在意旁人的眼光还有非议,可她不在乎,不代表阿宝也不在乎,尤其她受不了旁人在背后非议阿宝的身世,受不了旁人的嘲笑讽刺。

皇甫晔说得没错,阿宝始终是个没爹的孩子,就算她给他再多的疼宠和爱护,依然给不了他想要的父爱。

“真的?

你真的这样决定了?”

皇甫晔本来那颗刚被冻僵的心脏,又瞬间解冻,变得活泼泼的,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期翼,声音都因为激动而颤抖起来。

“小眉儿,我答应过你,我会娶你,我会给你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,会给你一个安定温暖的家,我会一辈子对你好,还有阿宝,我愿意给他当爹……”他高兴得语无伦次起来。

苏轻眉哭笑不得的看着他,不得不打断他:“皇甫晔,你想多了,我并没说过要嫁给你。”

“什么?

你、你不是说想安定下来吗?

难道我听错了?”

皇甫晔愣愣地道。

“安定下来,和嫁给你,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。”

苏轻眉耐心的解释。

皇甫晔只觉得一盆凉水浇在头上:“那你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是想问你,愿意不愿意留下来,做阿宝的师傅?”

“师傅?”

皇甫晔一时转不过弯来,“为何?”

“阿宝一天天长大,他越来越懂事了,而且他很聪明,我能教他的是做人的道理还有医术,可是我希望他以后能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我希望他能学到更多的东西。”

“所以,你想让我教他?”

皇甫晔很是失望。

为何自己只能是师傅,不能是阿宝的爹?

“不错,但那也要看你愿意不愿意。”

苏轻眉凝视着他。

“愿意,当然愿意。”

皇甫晔答应得十分痛快。

尽管做阿宝的师傅不是他的初衷,但这却是一个能留在她身边最好的机会和理由,不是吗?

只要自己做了阿宝的师傅,她就再也不会赶他离开,已经比五年前有了很大的进步。

皇甫晔想到这里,心情又变得大好,绽开笑容,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。

“既然你想要找个地方安定下来,我觉得这座小城就很不错,这里有山有水,民风朴实,既不过分繁华,又不太过幽静,实在是再适合不过长久居住了,要是你喜欢这里,那我明天就去寻一个宅子,总是住在客栈也不是长久之地,你说对不对?”

“我也觉得这里甚好。”

苏轻眉点点头。

进城之后,她曾经在小城里转了一圈,皇甫晔说得和她的想法不谋而合。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