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寂灭之眼光线侵入脑海一刻,长河洛如坠炼狱魔渊,他精神之中,出现一尊恐怖血棺,无边巨大,血水从棺材缝隙间蔓延,一只只腐烂手掌攀在边缘,从内爬出一道道残破身躯,那些面孔,是他曾经熟悉的人,被他亲手所斩杀的敌人。

无数腐烂身躯摇晃着爬出,宛如索命冤魂将长河洛拥簇,一只只带有虫蛆的手掌将他往血棺里拖,要让他陪葬。

那一刻长河洛精神和灵魂,像被扯进棺材之内,意志当场崩溃。

他抱着与韩箐芷正常切磋的想法,试试刚领悟的规则,熟料,对方反扑竟如此激烈。

道场中,七峰弟子皆是心惊望着,韩箐芷霸道刚猛,一瞬将长河洛镇压,也不知精神遭受多么可怕的摧残。

没有动用帝意规则,不施展静心诀,仅仅一道魂力,便让瑶光仙君的亲传弟子无从抵抗,东洲第一公主,名不虚传。

“住手吧。”

一道威仪之声响起,坐在道台上的瑶光仙君声音传开,蕴含着滔天道意,瞬间驱散了侵入长河洛脑海的寂灭魂力,让他清醒过来。

血棺消失,长河洛精神逐渐恢复,此刻披头散发,望向韩箐芷的眼神,带有一种惊恐,衣衫都被冷汗浸透。

“箐芷,有些过了。”

瑶光发话道。

长河洛刚窥透半帝之境,领悟的规则也只是雏形,不具备杀伤力。

他与韩箐芷之间,修为存在一定差距,即使对方没有动用帝意,那可怕的寂灭魂力,也不是长河洛能够抗衡的。

“一时没控制好。”

韩箐芷回道,冰冷的眸子扫了长河洛一眼,脸上依旧怒意难平。

她乃何等身份?

长河洛也敢拿她当陪练,试手?

在东洲之地,这种人早被她当场镇杀。